<menuitem id="na9tw"><dfn id="na9tw"></dfn></menuitem>

      <bdo id="na9tw"><dfn id="na9tw"><thead id="na9tw"></thead></dfn></bdo>
    1. <nobr id="na9tw"></nobr>
      <menuitem id="na9tw"><sup id="na9tw"></sup></menuitem>
      首頁導航手機版
      您好!歡迎來到養老信息網![請登錄],新用戶?[免費注冊] 會員中心 |養老社區 |保險查詢 |養老院查詢
      養老信息網-讓我們共同關注老年人

      順其自然比順其時代更重要

      文章來源:《美術報》 作者:程大利 發布日期:2018-10-19 16:29:38
      瀏覽次數:正在加載次數網友評論: 0

      陳向迅 山水臥游 40×35cm 2016年

      梁銓 瀟湘八景之2016-8 色、墨、宣紙拼貼 120×90cm 2016年

      陳磊 碧梧棲鳳 20×60cm 2017年

      中國山水畫從心靈出發,最后又回歸心靈,就像詩歌一樣,詩不會消失,山水畫也不會消失,詩歌是人類精神的產物,山水畫同樣也是。

      順其自然應該是山水畫的本質,順其自然比順其時代還重要,時代總是短暫的,而自然是永恒的。宋畫之所以感人,就是畫出了永恒,不管是高山仰止的雄渾之美,還是瀟湘蒼涼之美,都有一種精神在里面,這種精神正好映合了大自然的永恒。

      西方美學觀講帶有悲劇意識的崇高美,背后有一種無盡的東西,略帶蒼涼,令人心靈一動。它不是小品和戲劇帶動的,而是永恒的。人在永恒面前是有限的,而永恒是無限的。無東無西,無古無今,又有古今東西,就在一個字上下工夫,即“畫”,在畫上動腦筋,打通這一點,這個時代的人就走出了一個“結”。山水即是我,我即是山水,認識到這一點容易,做到這一點則非常難。

      作者:程大利(中央文史館館員)

      評論
      分享
      QQ空間 微信/手機瀏覽器
      查看/參與評論
      推薦閱讀
      網友評論
      人參與 | 人評論
      發布評論需要您先登錄, 立即 登錄 | 注冊
      公眾微信 意見或建議
      时时彩开群怎么找上家
        <menuitem id="na9tw"><dfn id="na9tw"></dfn></menuitem>

          <bdo id="na9tw"><dfn id="na9tw"><thead id="na9tw"></thead></dfn></bdo>
        1. <nobr id="na9tw"></nobr>
          <menuitem id="na9tw"><sup id="na9tw"></sup></menuitem>
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na9tw"><dfn id="na9tw"></dfn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  <bdo id="na9tw"><dfn id="na9tw"><thead id="na9tw"></thead></dfn></bdo>
            1. <nobr id="na9tw"></nobr>
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na9tw"><sup id="na9tw"></sup></menuitem>